踏着青草碧树的馥郁的清香,拾级而上,到达狮虎山。华南虎和东北虎、非洲狮毗邻而居,历时日久,总是相安无事,只是每日象征性的威仪天下般的转上几圈,算是示威了,好像说,哼,我并不是怕你,只是中国是一个礼仪之帮,你不喧宾夺主,我也就尽地主之谊了,仁者无敌啊。中小类型的猛兽组成了方阵,猞猁、黑豹,金钱豹,豺狼虎豹各显神通,野猪在这儿已成为弱者。住在熊山的神农架白化熊每天向西方虔诚地顶礼膜拜,风雨无阻,其心之诚天地可鉴;与神农架白熊的虔诚相比,熊山上的黑熊则懒散多了,懒散地趴在山坡上,懒洋洋在做着黄粱美梦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