亮而又胆小的长颈鹿满足地咀嚼着甜美的食物,不时四下张望,时刻防范天敌的出现;美丽的斑马群,以它独特的花纹,发出的黑白相兼的光彩来驱逐足以让它致命的昆虫的叮咬;满身肥膘的河马,依旧在不知疲倦地潜水,也许是为了诸如“浪里白条”之类的名号;两个重量级的选手大象和白犀牛由于河界相隔,已经不可能发生第二次战争,除了偶然用戒备而又敌视的目光注视一下对方外,大部分的时间里怡然自得地过着各自的生活,有点老死不相往来的味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