解读鸟语

发布时间:2014年08月25日           来源:解读鸟语           浏览次数:5491


 倾听鸟语是我闲暇时最大的爱好。以前上班的路上有一片杂木林地,无论我上班多早,比我早到的总是那些天真活泼、无忧无虑的小鸟。夜色渐褪,它们唱起新歌,这片林子迅速生动起来。长时间的辛苦劳作,即使经过一夜的睡眠还是不能使我的劳累缓解,但只要看到那些活泼得近乎调皮的鸟儿一个劲地为你表演节目,听着它们嘹亮的鸣唱,我的精神刹时就会振奋起来,疲惫全消。随着时间的增长,我不知不觉成了鸟语迷,哪怕埋案工作多久,也会为窗外飞来的一两句鸟语而走神。

       不必专程去飞禽大观观赏,园内的草树众多,野外鸟儿乐于在此栖息繁衍,我们随时随地都可以听到它们的歌声。“乐者歌其食,劳者歌其事”,鸟儿歌声蕴含着丰富的含义。它们的鸣唱可以是自娱抒情,可以是预报天气与节令,可以是寻找与追求伴偶,不一而足。这些野外鸟儿的鸣唱是自然最真实的声音。

 大山雀和松鸦特别有个性,尤其是松鸦,每一声仿佛都经受着撕心裂肺之痛,似在哭诉人类对其家园的破坏。红嘴蓝鹊轻狂浪漫,“唧唧喳喳”,不知是为得到食物而讨好异类,还是为抢到同类食物而自鸣得意。一些鸟语属悲剧型的腔调,比如常含一口“难揾食、难揾食”的白头鹎,还有口口声声“天不容,天不容”的树莺。也有一些鸟语属喜剧型的,褐背鸦鹃常自我安慰“光棍好过”,而八哥开口就是一串夸奖语“顶瓜瓜”。有的鸟儿炫耀自我,边叫边飞;有的鸟儿怕羞,蹲在没有人的树枝才敞开声喉;有的鸟儿警惕,昼夜不停鸣叫,告诉同伴有危险;有的鸟儿内敛,一年只唱一个季节。

 美妙动听的鸟语不仅可以抒情,还可以告诉人们天气的变化。“早禾早熟,早禾早熟”,如果杜鹃在早春季节开始鸣唱,说明这个季节该播种早季禾稻了,早禾早熟,早些耕耘就能早些收获,劝诫之情拳拳于心。喜鹊如果抬头叫,说明天气将晴;如果低头叫,告知雨水将临。麻雀的叫声永远是一个“晴雨表”,成群结队的“叽叽喳喳”,说明天气晴朗;如果发出“吱吱”长鸣,道出天气近日将由晴转阴。“八哥哇哇叫,阴雨就来到”,也十分灵验。

       婉转的鸟语更是为繁育后代而歌。已故的高育仁先生曾经告诉我,叶莺平时最普通的鸣唱“唧溜溜 ... ...”传达出四种信息,译成人的语言就是:“我在这里,平安无事。”、“我在这里,为你我不起飞。”、“我在这里,我要飞走了。”、“我在这里,我要起飞,请同我一起飞。”歌词虽然简单,曲调却深情缠绵,比起庞龙的《两只蝴蝶》一点也不逊色。这些鸣唱的鸟儿多数是雄鸟,虽然没有漂亮的羽毛,但为了得到伴偶的欢心,只能用美妙的歌声来表达爱慕之情。鸣声明亮而动听的多是体健阳刚的“帅小伙”,雌鸟又怎能不情迷意乱呢?如果几只雄鸟共同追求一只雌鸟,就会争相比鸣,鸣声一声比一声清脆,一声比一声悦耳。有的鸟儿在比鸣过程中为了压倒对方甚至气绝身亡。

 随着城市的发展,原始生态环境被破坏,野外的鸟儿越来越少了。一些人为了欣赏鸟儿的鸣唱,从市场或野外购买捕捉回来的鸟儿关在笼中饲养。虽然经过一定程度的驯养,画眉等鸟儿也能在鸟笼中鸣唱,但声音中总少了点自然的韵味,正所谓“如知锁向金笼听,不及人间自在啼。”不让鸟儿在它们的世界里自由鸣唱,不让有情者成眷属,人类是否有点过于残忍?动物园本是珍稀鸟类种群保护与恢复的场地,一大批野外的鸟儿却选择到此栖息鸣唱,不正说明它们的家园受到破坏了吗?人类进行经济建设的同时,是否考虑到它们生存的需要,让这些天才歌唱家们能持续繁衍,代代与人相伴?